首页 男生 都市生活 重生之我真不是股神

第183章 风光

  

  老家这边,年三十的傍晚,家中男丁都会带着鞭炮、香烛、黄纸,到坟头上,请老祖宗们回家过年。

算是挺隆重的一项仪式。

老爸拿着个草编篓,装着黄纸香烛,二叔拎着两个草编篓,装了二十几个震天雷,李东也拎着两个草编篓,装着整整十大盘的鞭炮。

爷仨便出门了。

村里坟地在后山脚下,出了村,沿着小路,走个七八百米就到了。

一路上,不少请老祖宗回家过年的街坊邻居。

有些家丁兴旺的,十好几口子人,祖孙四代一起去,浩浩荡荡的,好不热闹。

有些人丁少的,就一个人去,孤苦伶仃的。

甚至还有些已经断了根儿的,连个去请的人也没有了。

老爸的思想还是有些传统,就很羡慕那些人丁兴旺的家族。

以前还没咋滴,毕竟穷,光想着挣钱养家去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些事。

但现在不同了。

有了钱之后,物质方面已经满足了,在村里也有了足够的面子,老爸就开始精神方面的追求了。

就好比马斯洛的五重需求理论。

不过老爸明显要比马斯洛多一重需求。

这段时间,老爸不止一次的叨叨二叔,让二叔再生个二胎,甚至三胎。

生两个大小子。

就一个闺女哪行啊。

也不用怕超生罚款。

现在有钱了,随便罚。

路上看着其他人家,老爸又叨叨起来。

二叔只是憨笑,说一个闺女就挺好的了,要那么多干什么。

让老爸很是怒其不争,说等他老了以后,连个养老送终的都没有。

李东说,他给二叔养老送终。

成功的把火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老爸说,他跟胡玥都老大不小了,也见过胡玥家长了,该定就定下来,正好胡玥明年就毕业了,一毕业就把婚事办了行了,然后赶紧给他生俩大孙子。

转念一想,又说没必要等到半年后,现在就得抓紧了。

让李东晚上别老是做美股,干点正事。

又搬出一堆道理来,说什么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家里没个人,挣了给谁花?

还把村里一家大户搬出来做例子,说李东那四爷爷,人家七个儿子,十几个大孙子,重孙子都有了,虽然没他李东有钱,但村里谁不高看他四爷爷一眼?那就是村里的名门望族。

搞得李东很无语。

正说着呢,那四爷爷一家人从后边赶上来了。

年近八十的四爷爷一马当先,后边跟着儿子、孙子、重孙子,浩浩荡荡一大群。

见面后,打过招呼,看到李东跟叔叔手里拎着的满满的鞭炮爆竹,再看看自家手里那可怜的几挂鞭炮,四爷爷就不无羡慕的跟李东老爸说了句,李东出息了,他打小就看李东这孩子不一般,长大了准有出息,被他说中了。

老爸心中得意,嘴上还是客套了几句。

到了坟头,与四爷爷一家分开,李东一边在地上铺着鞭炮,一边就跟老爸说,你羡慕人家子孙多,人家还羡慕咱有钱呢。

老爸来一句:有俩钱把你给得瑟的,明年生不出大孙子,看怎么收拾你。

李东跟二叔相视一眼,无奈苦笑。

摆好了鞭炮爆竹,老爸那边也烧起了黄纸。

李东跟二叔两人就开始燃放爆竹。

十盘万响鞭炮,二十几个震天雷,整整放了近二十分钟。

整个坟地,就数李东家放的多了。

四爷爷跟其他一块来的几家,早就放完了,李东家这边一半还没放完。

四爷爷他们一众人都不无羡慕的看着李东这一家。

正应了那句话:你在羡慕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羡慕你。

燃放完了鞭炮,李东跟老爸、叔叔一起,在坟前磕了三个头,然后老爸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老祖宗们都回家过年吧。”

这一声,比以往任何时候喊得都响亮。

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刻,老爸意气风发。

…………

请完老祖宗,回到家,又请了一次财神爷。

老妈跟婶婶已经准备好了满满一桌的酒菜,供桌上也都摆满了丰盛的贡品。

开饭之前,照例又放了一次鞭炮。

这次放的更多,十几万的鞭炮放了一大半,足足放了一个多小时。

村子总共几百户人家,都听到了李东家连绵不绝的爆竹声,几乎家家都在议论着,李东家今年够热闹。

老爸很高兴,不顾医生嘱咐,破例喝了几杯胡老爷子送的酒。

李东跟二叔两人就更敞开了,一坛酒喝完还不够,两人又一人喝了一瓶国酒。

一家人,吃着饭,喝着酒,看着春晚。

前世今生,这是李东过的最开心的一个除夕了。

大概也是老爸老妈叔叔婶婶过的最开心的一个除夕。

至于李西西,懵懂无知的她,每个除夕都很开心,今年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

无非就是,饭桌上多了很多她没吃过的东西,糖果也比以往更多了,还有压岁钱也更多了。

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吃完了年夜饺子,一家人才胡乱眯了一觉。

不过李东就有点苦逼了。

一过十二点,他的手机就没停过。

好多人给他发拜年短信。

他也群发了一遍拜年短信。

这且不止,先给胡玥打了个拜年电话。

胡玥在老爷子那边,她父母也在,都守岁到半夜。

李东挨个给老爷子、胡玥父母、胡琛在电话里拜年。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刚挂电话,准备眯一觉,叶清云又给他打来了。

叶清云一听那声音就喝多了。

非扯着李东跟她聊天。

李东迷迷糊糊的陪她聊了一个多小时,电话都没挂,就迷糊过去了。

清晨醒来,电话还通着呢,甚至都能听到对面叶清云呼呼的喘息声。

李东无奈一笑,这才挂了电话。

然后刚挂电话,何娜又给他打来了。

问他昨晚干啥了,给他打了好几次,都在通话中。

李东只好骗她说,跟胡玥通着电话睡着了。

何娜也没再多问,简单聊了几句便挂了。

没几分钟,王晓薇又给他打来了。

李东看到是王晓薇的电话,犹豫了好久才接了起来。

接通后,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好一阵,王晓薇才说了句过年好。

李东也回了句过年好,然后,又问了句,她现在还好吗。

王晓薇说挺好的。

李东又问她在哪过的年。

王晓薇说一个人在云城。

李东愣了下,问她怎么没回老家。

王晓薇没有回答,反而问他胡玥有没有跟他一起过年。

李东说两人还没结婚呢,哪好让胡玥来他家过年。

王晓薇又问什么时候结婚。

李东说还没定。

王晓薇沉默了一阵,才说等两人结婚时,一定要通知她一声,她想去参加两人的婚礼。

李东说好。

王晓薇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之后,李东心绪莫名的有点惆怅。

他其实很想问问王晓薇,到底是为什么要跟方运中在一起。

可终究是没开这个口。

吃过早饭,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李东跟老爸还有叔叔一起,出门拜年了。

老妈留在家里,得招待那些上门拜年的人。

大街上,都是一群群早起出来拜年的。

甭管这一年过的怎么样,大年初一这一天,全都换上了新衣服,笑容满面的出门。

见了面,道一声过年好,再寒暄几句。

老爸领着李东和叔叔,到村里几个本家长辈家里,挨个拜年。

每年都固定不变的流程。

但今年跟往年明显不太一样。

往年,李东老爸跟叔叔进了那些长辈家里,不能说受冷落吧,反正主家也谈不上多重视。

人少的时候,那些长辈们就简单跟李东老爸寒暄几句,问问他这一年干的怎么样,李东上学、工作怎么样,抽根烟,喝口茶,就完了。

人多的时候,李东老爸和二叔直接就被忽视了,往角落一坐,连句话都插不上,人家都围着那几个混得不错的,各种恭维攀谈,根本就没人理会老爸和二叔。

但是今年,老爸跟二叔无论进了谁家,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主家长辈会客客气气的把老爸让到主位上坐,若是主位上原本坐着人了,那人也会主动起身让给老爸。

然后,一屋子人,都围着老爸和二叔,各种恭维攀谈,不停的有人递烟递茶。

待遇是天壤之别。

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李东倒也没摆出清高孤傲的架子来,反而是跟这些长辈、街坊们,客气熟络的聊着。

有人夸他有出息了,有人问他一年挣了多少钱,也有人问他什么时候结婚。

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

李东很谦逊,说没挣什么钱,都是外人瞎嚷嚷。

但给人掏出来的烟,一盒顶人家好几条的。

有几个从城里回来的年轻人,更是认出了李东和老爸、二叔身上穿的衣服。

都是几千、几万一件的高档货。

顿时惊叹不已。

走了一上午,李东腿都酸了,脑瓜子也嗡嗡的。

但是老爸跟二叔却是丝毫不知疲惫。

这种每到一家都是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耳边全都是恭维羡慕的话,让老哥俩儿非常的享受,别说是老爸了,就连腿脚不灵便的二叔,感觉今天都精力充沛,浑身使不完的劲,一点都不累,要不是老妈打电话来,说家里好多人都在那等着,两人还不想回家呢。

回到家,家里果然已经坐了不少人。

都是些关系比较近的,在村上有些名望的,上门儿来拜年,然后老妈把他们留了下来,让中午在这儿吃饭。

那些人欣然同意。

以前,李东家是没这传统的。

且不说招待一顿酒菜花费不小,主要是也没几个来李东家拜年的。

今年来拜年的人格外多,远的近的都来了,老妈一高兴,就把人留下来了。

老爸也很高兴,赶紧招呼人入座,又让李东搬了两箱好酒出来,菜也早就准备好了。

李东这的烟、酒、茶,都是高档货,村里这些街坊亲戚们,不能说没吃过没喝过,但绝对没像今天这样,千把块钱一瓶的好酒敞开喝,上百块钱一盒的烟随便抽。

得了便宜的这些街坊乡亲们,自然是不吝赞美之词。

老爸老妈高兴了,李东也高兴。

这顿酒,喝到天傍黑,那些人才摇摇晃晃的离开。

初二,李东开车带着老爸老妈叔叔婶婶李西西,来到韩家村。

老爸的三个舅舅都在这个村,每年初二,老爸都会来给三个舅舅拜年,然后在大舅家吃个午饭。

老爸的大舅,也就是李东那个表姑的父亲。

前世因为他跟韩佳的事,老爸的大舅都不让老爸进门了,大年初二,愣是把老爸给撵了出来。

最后还是三舅看不下去,带他们一家到三舅家吃的饭。

李东一想起前世的这些事就很生气,本不想来的。

但这一世又没发生这些事,老爸对他大舅还是很敬重的,李东实在是没有理由不来。

老爸的二舅、三舅也都过来了,大舅家两个孩子,李东的那个表姑,还有一个表叔,两家人都过来了。二舅家的表叔过来了,一个表姑嫁去外地,没来。三舅家一个小表叔,比李东只大一岁,去年刚结婚,带着新媳妇也过来了。

李东他们一到,这一大家口人全都迎了出来。

就连老爸的大舅都亲自出来相迎。

待遇跟之前明显不同了。

显然,这家人都知道李东发财的事了。

在看到李东的这辆奥迪之后,不少人都流露出艳羡的眼神。

李东跟老爸一下车,老爸的大舅上来就先问了句:这车挺好,得不少钱吧?

老爸哈哈一笑,客气的说:好啥好,坐着头晕,还不如三轮子舒坦。

逗的众人哈哈大笑,二舅还调侃老爸一句,说他个穷骨头,享不了福。

李东是小辈,很自觉的跟在最后。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正是老爸三舅家的表叔,韩春雷。

韩春雷比李东大一岁,高中比李东高一级,跟李东关系不错。

韩春雷跟他爸一样,性格忠厚,甚至有点软懦,上高中的时候,有几个体育生经常欺负他,被李东知道了,直接一个人跑到高年级的教室里,把那几个体育生给揍了一顿。

从那之后,韩春雷跟他的关系就很好。

也是从那之后,李东的威名,响彻整个高中。

再见到韩春雷,李东还是挺高兴的。

不过,在见到韩春雷旁边那女的之后,李东愣住了。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