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生活 国啤

第50章 西北第一啤酒

国啤 司马白衫 4249 2021-10-14 05:06

  

  省里的这次大会,作为全省四十九个利税大户之一的金鸡啤酒也参加了。

人群中,秦东看到了朱全忠,朱全忠也看到了他。

“朱总,”秦东笑着迎过去,伸出了手,“你好啊,几个月过去,我还在西安,吃得好睡得好,我的啤酒卖得好,西安是我的第三故乡,我就是不准备走了。”

第三故乡?

朱全忠也笑了,“现在还没到年底,我还有桌子坐,”他抬头看看会议的檐头,“就是这样的全省大会,我也有座位坐。”

两人互不服气,夹枪带棒就走进会场,进了会场,秦东坐前排,朱全忠却只能坐中间。

马国强上台了,他太激动了,一开始,竟然还使用了普通话,普通话说得很不标准,台上的秦东都笑了。

“额们唐朝啤酒,要变小步快跑为大步快跑,啤酒产量每年增加五万吨,改造旧厂房,更新生产设备,新建制麦车间,糖化车间,增加发酵罐,包装线,公司由单一的普通啤酒增加为啤酒,饮料,调味品,饲料,瓶盖制造,印刷等五大产品……”

哦,野心倒不小,朱全忠看看坐在前面的那个年轻人。

两人打赌,明眼人都看得出,其实他已经输了。

秦东没有打道回府,在这样全省级别的会议上,还坐在了前面。

““三年内,我们唐朝啤酒还要扩建一个15万吨的现代化啤酒厂,让我们的唐朝啤酒生产能力达到30万吨,我们唐朝,要占陕西啤酒的半边天,我们要做西北第一啤酒!

朱全忠的脸色就难看了,金鸡还是陕西第一啤酒,你唐朝要做西北的第一啤酒,看来,唐朝与金鸡的战争,还远远没有打完!

“秦总,额讲得不好……”

从主席台上下来,马国强一脸的汗,他抱歉地看着秦东,胸口起伏,也别说,第一次站在全省的舞台上,让他激动得很。

“讲得很好,回公司再讲一次!”秦东笑着握住马国强手。

从会场出来,西安的太阳依旧浓烈,两人笑着站在省会堂的大门合影留念,马国强一本正经,可是笑意仍象爬山虎一样爬上他的脸颊,挡也挡不住,阻也阻不了……

……

夏日快要过去了,秦东站在街头很是惬意,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也照在他的心里。

一九九六年,孩子买冰棍买汽水的手越来越抖,西安市民还能喝到一块五一瓶的啤酒,就是因有唐朝啤酒!

“告诉李隆基社长,我们唐朝的新广告词,唐朝是西安的唐朝,西安唐朝的西安!”

秦东不准备去吃烧烤了,西安的小吃很多,他要吃遍。

“北海黄金?”

一夜之间,仿佛野草杂生,北海黄金的刷墙广告就遍布了西安城。

“师傅,我给你买了两盒北海黄金,营养品,健康品。”华尔文最先发现了商机,也最先把北海黄金买回来孝敬自己的师傅。

“秦总,北海黄金,今年西安人都吃它。”马国强登上全省的舞台,自此后更加死心塌地追随秦东,他也买来了北海黄金。

“秦总,北海黄金……”刘秀、李隆基、皮总,都赠送了北海黄金,据说,西安人现在送礼都送这玩艺。

可是,他们不知道,北海黄金的主人此时就在西安城里。

在保健品领域,创办刚刚两年的山海省北海黄金公司靠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战略实现了20亿元的销售额。

总裁肖莉莉为北海黄金做“五年规划”:“1995年达到16亿~20亿元,发展速度为1600%~2000%,1996年增长速度回落到400%,达到100亿元,1997年速度回落到200%,达到300亿元,1998年速度回落到100%,达到600亿元,1999年以50%的速度增长,争取900亿元的销售额。”

这一连串的“增长”和“回落”以广告和新闻报道的方式刊登在中国最著名的新闻报纸上,令人炫目和惊诧。

但看这增长速度,这年底,北海黄金真的可能实现80亿元的销售额,秦东,不,应该说是杜小桔,会成为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保健品大王。

“明天回秦湾,不,看一下有没有今晚的机票,凌晨的也可以。”

思念真的是一种病,在西安站住脚跟,看到北海黄金的刷墙广告,秦东格外地思念远在家乡的妻子和孩子。

昨天,妻子杜小桔从秦湾过来电话,明天,儿子就要上幼儿园了,别的小朋友都是父母送去入园的,没有办法,只能妈妈和姥爷送他上学了。

当秦东迫不及待地登机,当飞机从西安起飞时,西安的市民还没有醒来。

云海,日出,朝霞,天空中的景象蔚为壮观,穿过云海,穿过霞光,他就可以看到秦湾了。

从机场打了一辆出租,秦东看看手表,已是早上八点多钟,他索性不回钟家洼,直接来到小秦巡的幼儿园门口,他不想做一个不合格的父亲,他希望,在小秦巡成长的道路上,每个重要的时刻他都能在场,都能参与。

这是全市最大的机关幼儿园,很是有些年头了,幼儿园里面的老师岁数也比较大。

看着一对对年轻的父母拉着穿戴一新的孩子,一家三口笑呵呵地走进幼儿园,秦东就庆幸自己回来的正是时候。

“妈妈,姥爷。”

幼儿园旁的道路上停满了汽车、摩托车,当看到杜源、小桔妈、柳枝抱着小秦巡出现的时候,秦东的眼睛有些湿润。

“大笑笑,今天上幼儿园,明天我们上大学,上清华,上北大……”小桔妈一脸憧憬地抱着自己的外孙,快半年不见,小秦巡又胖了。

“妈,你放他下来,让他自己走,你和我爸整天抱着他,你看他又胖了,就是活动太少了……”

“姥姥,我下来自己走。”小秦巡努力挣脱了姥姥的怀抱,看着周围太多的小朋友,他就很是兴奋,突然,他停住了脚步,小脸抬起看着妈妈,接着又看看周围。

杜小桔也感觉到心里一跳,一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也看向四周。

“大东!”还是柳枝眼尖,就看到了一处梧桐树下的秦东,他没有拿行李,手里拿着手机,笑着走了过来。

爸爸——

小秦巡的脸上顿时五光十色起来,他咯咯地笑着,却在原地转着圈扭了起来,扭了一圈,他张开双手奔向自己的父亲。

儿子——

秦东一把抱起儿子,好家伙又沉了,“走吧,爸爸送你上幼儿园。”

这次,杜小桔没有让秦东把儿子放下来,看着周围一对对年轻的的父母,她揩一下眼角,快步跟了上来。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