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长夜行

第六百五十七章: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长夜行 北獠 8003 2021-10-14 03:03

  

  屋内冷香重燃,室温骤暖,渺渺青烟如雾,于殿内飘飞萦绕。

女魔君拥着雪白软氅,大雪浸湿的墨发披散肩头,她屈起双膝,并未召来女官侍奉,自己动手细细擦拭着脚间的雪泥尘垢。

百里安寻了一双青色绣纹小靴,放置在了美人榻前踏板间,目光无意瞥见了毛毯间半掩半藏的银环上,心中虽是意外不解,却也并未多问什么。

女魔君却是极为敏感地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也不知是念起了怎样的往事让她心中一动,不由松了手中的毛巾,伸手入毯欲将那银环取来给他瞧瞧。

“这是蜀辞从不离身的配饰,据说是湫狐族世代相传的信物,这小小的物事里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你想不想看……”

探入毯内的手忽然顿住,女魔君眉头忽然一蹙,在毯子里竟是摸到了另一件硬物,方才还透着几分轻松和缓的面容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她压低眼帘,从毛毯内将那枚玉色的簪子给取了出来。

这簪子四日前还好端端地在百里安的头上带着,如今却出现在了她的卧榻之上。

其中寓意,自然不言而喻。

百里安对蜀辞配饰的秘密不感一丝兴趣,而且既然是从不离身之物,如今却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百里安也猜出蜀辞多半已经出了意外。

一代魔君又怎会突然对魔河出死手。

百里安虽与蜀辞并不交深,但也知晓她这般苦难多半是受了他的牵连,心中难免有些不适,不愿多听这些。

倾蹲的身子正欲站起离开,肩头却忽然微沉,一只皎白如月的玉足落搭了上来。

此时殿内无人侍奉君主,女魔君的意思很是明显。

百里安未语,只是将手边上的小靴推向她推近了些,道:“今晨这一场雪落得极不寻常,寒足伤身,陛下还是自己将鞋子穿好吧?”

女魔君手里执着那根白玉簪子,神情莫辩,也未再强迫要他收下这长诀玉。

她将簪子把玩了片刻,便往枕下随手一扔。

仿佛被他遗弃不要的东西,纵然是魔族君圣的王玉,也是变得一文不值了。

她从怀中摸出了一把钥匙,在指间转着:“瞧宁非烟那副模样便知你没有本事将她从水里捞出来了,也是,毕竟是魂铁锻造的锁链,铭符熔铸的琉璃。

你打不破那桶也斩不断那脚链,纵然废腰废力地在她身上折腾了四日暂且抱住了她的一条小命,也没办法让她离开。”

百里安起身的动作凝住,他静默了片刻,终是将推出去的那双小靴子又取了回来。

落在肩处的那只小脚沿着他的胸口寸寸滑落,百里安摊手握住她的玉足。

也不知她是何时走丢了自己的鞋子,虽说肌肤柔滑得很,入手却是冰凉的。

百里安取过小袜靴子,正欲为她穿上。

女魔君又挣开他的手掌,蜷起足趾,抵在了他的心口间:“朕好冷。”

百里安道:“陛下应该知晓,我是尸魔,暖不了陛下的身子。”

他抬首,看着她认真说道:“即便陛下这般贴上来,也暖不了。”

“是吗?”女魔君妖娆善眯的眸子一点点地被拉得细长,她笑道:“可朕觉得,怎么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呢?”

指间的钥匙咔嚓一声轻响,金属身面无端裂开一道细长的裂痕。

百里安沉着眉目骤然出手,握住了她的足踝。

女魔君笑容凉薄如斯:“怎么?你要杀朕?”

百里安没有说话,用力扼住她足踝的手间力道松了些许,将女魔君的那只冷凉地小脚搁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伸手捞来一盏暖手的香炉,将手掌贴在炉面上缓缓熨得发热后,这才双手握住大腿上的那只小脚,细细抚揉煨暖她的体温。

虽说是不情愿的,但对于百里安那种一旦动手便诸事认真的性子,按摩抚揉的手法也极是耐心仔细的。

女魔君直勾勾的看着,目光渐痴,仿佛看一眼少一眼,紧巴巴地一直看着他。

直至两只冷白的小脚都被搓揉成了嫩嫩的晕粉色,女魔君这才终于没有了过多的为难,任由他帮忙穿上了小袜靴子。

当百里安抬首起身时,女魔君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放下了手中的钥匙,自案屉中取出一杆金色镶玉的烟枪。

她姿态慵懒妖娆地托杆吸烟,目光微讽道:“为了一个女人,司尘河主可真是能够隐忍的啊。”

百里安接过钥匙,不咸不淡道:“不过举手之劳的小事罢了,何来隐忍之说。”

“是吗?”女魔君手中的烟杆将百里安的下巴挑起,眯起眼睛意味不明地笑了起来。

“朕倒还是十分喜欢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不知日后,司尘河主可是能够一尽臣子之责,多为朕做一做这样的小事呢?”

百里安高抬下巴,侧开烟杆,道:“陛下殿内侍奉者有三千,为陛下暖身暖床皆不在话下,又何必为难我一具冰冷死躯。”

说完,他似是不想再同她周旋下去,直径起身,去往浴桶那便,挽袖解锁,动作飞快轻柔地将宁非烟打捞抱起。

女魔君虽不愿多瞧这一幕,但眼睛却始终不受控制地飘过去。

刚好瞧见她身上尽是被人临幸过的痕迹,忿怒的血色失控般地逆流而上,让她眸光彻底阴沉了下来。

注意到她那目光的百里安心中也是禁不住一寒,忙扯过一帘轻纱裹覆在怀中女子的身上,将她藏得严严实实。

女魔君冷笑连连:“怎么?藏宝贝似的看得这般紧巴,是觉得会叫朕看坏了去不成?”

百里安正思意如何作答,怀中的女子却是嘤咛一声,醒来过来。

刚裹好的轻纱一阵不安分地涌动起伏,一双细白的纤臂自轻纱中探出,勾住百里安的脖子。

美人儿像是睡迷糊的猫儿似的,脑袋贴在百里安的胸口上蹭拱着,含混不清的嗓音带着丝丝未化开的媚意:“已经是早上了吗?你可不能再胡闹了,妾身的腰软得厉害,就放过我吧?”

百里安一听便知这女人是在装睡使坏,私底下在他面前,这家伙是极少自称妾身的。

他看了一眼魔君的脸色,果然阴沉如乌云密布,很是吓人。

百里安叹了一口气,低头一瞧,果见这只小妖精正张着一对清亮的弯弯小眼儿正对着他吐舌头。

真是不嫌事儿多啊!

女魔君磕了磕手中那杆儿里头的烟灰,冷声道:“宁河主这几日倒是过得快活。”

宁非烟十分配合性的身子惊惧一抖,人如大梦泼凉水般的慌乱‘醒’来。

忙推开百里安,她拉扯住轻纱掩体,诚惶诚恐地行礼跪下,恭声道:“臣参见陛下,还望陛下恕臣失仪之罪,只是昨夜实在是身虚气弱,累得昏死了过去,臣该死,竟未察觉陛下尊驾到来,失了礼数,望陛下见谅。”

态度压得极为谦卑有礼,这不知道的,还真是一点也听不出来话语中的挑衅与得意。

女魔君啪的一声,重拍桌案,面色是冷的,眼眶却是雾潮一片的,厉声道:“你给朕滚出去!”

然后用力瞪了百里安一眼:“你留下!”

“臣遵旨!”

宁非烟十分乖巧地起身去滚,而后又见殿外雪意连绵,陈铺宫阙远道,很是刻意地做出为难之色,动作看似隐秘实则光明正大地踢了踢百里安的小腿。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默契,她虽一个字也没有说,光是仅凭肢体动作,却总是觉得自己这颗莲藕似的多孔心思,这只蠢猫总能一眼通透知晓去的。

百里安当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这雪虽说落得大了些,地上寒了些,可你好歹也是一界魔河,举世强者,他打死不信一场雪能够难倒她走路。

本欲想叫她老实点,可对上她那刻意做作的可怜楚楚模样,终究是好气又好笑地蹬掉了自己的靴子,无声踢给了她。

宁非烟大摇大摆、理所当然地穿上他的靴子,然后一步三回头,含情脉脉地看着百里安。

那依依不舍爱意绵绵的模样,简直是逼得女魔君差点当场发作,恨不得一掌毙了这狗玩意去!

最后还是百里安看不下去了,抬腿作势欲踹:“你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宁非烟这才兔子似地扶着腰跳走了。

“陛下有事要交代?”宁非烟走后,百里安将冥殿终年长明的蜡烛灯火重新点燃了。

室内的昏暗随之被驱散开来。

清晨初雪,凄楚的东风未绝,呼啸过窗台。

四帘长垂帷帐苏幕忽轻舞而起,一道尖锐的破风声穿过帷幔,直逼百里安而来。

百里安目光一跳,伸手稳稳握住那道风声。

待他摊开手掌,掌心里静静躺着的,正是魔河蜀辞的那枚银色佩环。

先头还血迹斑驳的银环,彼时送到他手里头却是干干净净不见一丝血迹的。

“陛下将这个给我做什么?”百里安不解问道。

女魔君淡道:“此环名为‘星阑’,这是朕杀蜀辞的时候,亲自从她身上取下来的,关于这环中秘密,朕参透不得,还希望司尘河主能够为朕解惑。”

百里心中一震。

蜀辞竟然真的被魔君杀死了?

可她不是不死之身吗?如何能够被人杀死?

魔君又为何要杀死这么一个强大的河主?

“你是想问,朕为何要杀死蜀辞?”女魔君将百里安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

百里安皱眉道:“蜀辞做为最古老的魔河,见证了三代魔君的诞生,修为实力也非余下五河合力能敌,也是唯一一个拥有着双生魔河能力的河主,我实在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陛下牺牲如此之大,将之杀死?”

女魔君冷笑道:“她背叛过朕,便是该死。”

百里安道:“若论背叛……少君弥路、二河葬心、乃至是如今冥洲之上的大半魔臣,甚至是我,皆对陛下存着二心,如此算来,如今该死的,不止她一个。”

对于他的坦诚,女魔君不禁轻笑出声,道:“你说得不对。”

“不对?”

“何为背叛?背叛便是先有忠诚,方可行背叛之事,你口中说的这些人包括你自己,一开始对朕便心存着的便不是存粹的忠诚,谈何背叛一说。”

女魔君毫不介意地将自己最深的棋子,最大的秘密公布给他听。

“可蜀辞不同,她既效忠于朕,将心脏献上给朕,起誓愿为朕手中之剑,身前之盾,那么朕便容不得背弃誓言,背弃于朕!”

百里安大吃一惊,可谓震撼。

据他这些时日的认知以来,蜀辞是个野心勃勃的魔,且自青铜门大开,她便一直都是那个带头阻止魔君复活的布局之人。

论阵营来看,怎么看都像是少君弥路的人,往大了说,说她觊觎魔君之位百里安都是信的。

怎么今日听她一席话,怎么蜀辞原来一开始竟是魔君的人?!

“何必如此惊讶。”女魔君看着他惊愕的神色,笑道:“你是觉得蜀辞一手扶持之人是朕的兄长?受他之意千方百计地阻止朕破封苏活?”

“……依着我所见所感,蜀辞的确为弥路出力颇多。”

“可是朕复活了,走出了那片死地,来到了众生的面前。”

女魔君眸光沉沉,无比认真地说道:“虽说朕是个自大自信的人,但一人面临如此绝境,顶着的是君皇娘娘的眼睛,镇着的是远古大蛇的眼睛,仅凭我一人的手段,你觉得我当真能够破开三位尊仙合力设下的囚笼陷阱不成?”

百里安哑口无言。

“哦,对了……”女魔君继续说道:“还有你的那个尸魔姐姐,如今王族为数不多的血裔,她的确很强,但朕听说她丢了尸珠,实力十不存一。

在那赤焰流沙之地,她面对的是全盛时期的蜀辞,上古不死的大妖真魔,你觉得,若不是蜀辞放水,她真的可以将朕的头颅带来还给朕吗?”

百里安微张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没有想到,事实真相竟是如此的千缠万缕,暗藏玄机。

“当然了,就是那君归宴上的一战,也是朕的授意,不准许她取你性命。”

女魔君揉了揉眉心,道:“如若不然,蜀辞一出手,便可让你灵魂俱灭,只是朕没想到,擅于毁灭破坏的蜀辞,压着杀意处处受了自身的限制,竟然真的败于你手,最后叫你得了首河之位。”

又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真相。

百里安猜测道:“难道就是因为你的这道命令,让蜀辞失了首河尊位,心存怨念,才背叛陛下你的吗?”

女魔君轻嗤笑道:“她怎么可能为了这种小事来背叛朕?”

百里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